捕鱼来了辅助一炮死
@當前位置:首頁 > 惠陽概況 > 客家文化
省級非遺項目——皆歌飛過淡水河

發布日期:2017-10-13 15:14:09    來源:惠陽區文化廣電旅游體育局    發布機構:惠陽區文化廣電旅游體育局    點擊次數:

 

 

141

淡水河是惠陽人民的母親河,是東江二級支流,全長95公里。它發源于海拔944米的深圳最高峰梧桐山。梧桐山山高林密,集雨面積廣闊,使淡水河長年水量充足。淡水河惠陽段長55.8公里,占淡水河總長度的一半以上,穿越了惠陽大半個區域,流域面積達745.9平方公里,占惠陽總面積的75%。千百年來,淡水河滋潤著廣袤的惠陽大地,使惠陽這方水土風調雨順、五谷豐登;也養育了一代又一代的惠陽子民,惠陽百姓臨河而居,廣大人民安居樂業、欣欣向榮。數百多年來,能歌善舞的惠陽人民養成了用歌舞傳唱婚嫁喜喪、農事節日的習慣。他們聚集在河邊、堤壩,或喜極而歌,或悲痛而舞;邊唱邊跳,邊舞邊唱,場面熱烈感人……久而久之,逐步形成“永湖皆歌”、“淡水客家山歌”和“鎮隆春牛舞曲”等獨具惠陽特色的歌舞。2013年12月,以永湖皆歌為主、包括淡水客家山歌、鎮隆春牛舞曲的“惠陽皆歌”入選廣東省第五批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成為惠州市13個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之一。

我唱山歌你來和。三國曹魏時期著名思想家、音樂家、文學家、竹林名士、《琴賦》作者嵇康認為,聲音的本質是“和”,合于天地是音樂的最高境界。惠陽95%以上的人講客家話。惠陽客家人愛唱山歌。數百年來,唱山歌、對山歌就是惠陽客家人常見的一項民間娛樂活動。而在惠陽所有客家山歌中,淡水客家山歌流傳最廣、影響最大。查閱1965年1月由惠陽縣文化館和惠州市文化館合編出版的《山歌選》,可以看到,該書收集了流行于東江流域的各種山歌及曲調153首之多,其中就有惠陽的淡水山歌;2011年初由原惠陽崇雅中學老師彭木林、盧柏容、楊爵良、曾繁田等人合編的《淡水客家話探趣》一書中,也收錄了多首淡水客家山歌。可見,淡水山歌有著悠久的歷史和深厚的群眾基礎。

“入山只見藤纏樹,

出山又見樹纏藤;

藤死樹生纏到死,

樹死藤生死也纏”。

這首歌詞內容純樸、通俗易懂的山歌就是淡水客家山歌。它用意雙關,情深意切,常被青年男女用來表白愛慕之情,在惠陽淡水、秋長、沙田,包括深圳龍崗、坑梓(原屬惠陽地區)一帶傳唱很廣。

淡水客家山歌常借景比興,以抒發情趣,隨口唱出,生動自然,不加文飾。唱山歌時多為男女對唱,聲調清亮委婉,美妙動聽。又如:

“(男)阿哥有情妹有情,

兩人牽手去拜神,

(女)阿哥燒香妹點燭;

神明保佑涯兩人。”

還有:

“(男)喲嗬!

乜介樣人得人惱呀,

乜介樣人最唔好,

乜介樣人最可愛?

乜介名聲最榮耀?

(女)喲嗬!

嫖賭飲吹得人惱呀!

好食懶做最唔好!

這種對歌的形式主要以一唱一答的方式進行,不單要求對歌者要有豐富的生活經驗,還要機靈,有急才。這樣才能隨機應變,對答如流。

淡水客家山歌傳承人代廖強說,淡水客家山歌男女老少皆宜,是老祖宗流傳下來的文化遺產,要好好地傳承下去。廖強被譽為淡水客家山歌王,創作了100多首客家山歌。“瀝翻歌瀝翻歌,瀝翻拿凳瀝翻坐,拿梯下井捉鳥仔,提梯上樹撈滑哥……”這是他創作的淡水客家山歌《瀝翻歌》,從上世紀八十年代起就一直廣為傳唱。

春牛舞出喜和樂。在惠陽的西部,有一座海拔1034米的白云嶂山,是惠陽的最高峰。山的西面腳下,有一個叫大光村的村莊,村里盛產荔枝,鎮隆荔枝美名遠揚。村里還有一座惠州市最大的客家圍屋,叫崇林世居。鎮隆春牛舞曲(又叫“鎮隆春牛調”)就主要起源于這里。

“春牛的古仔到來臨,

涯來恭賀揀齊人啊!

恭賀揀齊添福壽,

添福添壽萬年興啊!”

近年來,鎮隆鎮幾乎每年都會在崇林世居舉辦荔枝文化節,由惠陽春牛舞曲代表性傳承人、年近80歲的鐘愛娣帶領的春牛舞曲表演隊上臺表演,受到村民和游客的熱烈歡迎。

春牛舞曲是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時,由當時的原惠陽縣潼湖公社(鎮隆當時屬于潼湖公社管轄)根據傳統客家山歌《春牛歌》,改編排練出一個“春牛舞曲”節目。發展至今,已成為惠陽客家山歌的一種特有表現形式。而《春牛歌》起源于清朝中、后期的《春牛調》。起初只有曲調,沒有歌詞,后來才慢慢形成了反映鎮隆客家人熟悉的耕種、除草、收割等勞動場面,以及豐收、節日、二十四節氣等內容的歌詞。《春牛歌》于清末民國初在鎮隆大光、長龍、高田、井龍一帶客家人群中流傳開來。之所以被稱為《春牛舞曲》,是因為在春分這一天,村里會舉行開耕儀式,儀式結束后,全村才可以開耕。就是由村里一名德高望重的長者,趕著一頭套好犁耙的健壯大水牛或大黃牛到村頭的田里犁地,全村人都會到田邊圍觀,非常熱鬧。儀式結束后,就表演《春牛舞曲》。一般由7個人進行演出:1名演牽“牛”犁田的農民、1名演扛鋤頭的農民、2名演挑花籃的姑娘、1名演秀才,還有2人飾演耕牛。春牛舞曲通常以五谷豐登、風調雨順等吉祥如意的詞語作為開場白,然后通過唱各種祝福語,舞對應耕種、除草、收割等勞動場面,及豐收、節日、二十四節氣等內容的動作。表演過程中,七名演員各司其職,唱到那個環節,那個演員(有時是幾個)就做出對應的動作,或者是自己邊唱邊舞,動作配合嫻熟、恰到好處,節奏感很強,同時不乏夸張、詼諧、搞笑成份,場面氣氛熱烈、喜慶,極具觀賞性。一場春牛舞曲表演下來,通常要1個多小時。

以前每逢村子里舞春牛,崇林世居門前的大禾坪被村民圍得水泄不通,有時通宵達旦舞春牛,村民都還嫌不夠盡興。或許那時人們生活太苦太清貧了,快樂來之不易,大家沉浸在春牛舞曲那歡樂氛圍里,久久不愿散去。  

皆歌飛過淡水河。在包括永湖皆歌、淡水客家山歌、鎮隆春牛舞曲的“惠陽皆歌”中,尤以永湖皆歌在廣東客家山歌中獨具惠陽地方特色。

“皆歌一唱鬧洋洋啦呢(金牡丹呀)

涯唱皆歌疑接腔(牡丹花)

一對鴛鴦賽鳳凰哪

唱出那麒麟對獅子啦呢(金牡丹哪)

唱出那金雞對鳳凰(牡丹花)

 

一對鴛鴦賽鳳凰哪

唱出那牛郎對織女啦呢(金牡丹哪)

唱出那日頭對月光(牡丹花)

一對鴛鴦賽鳳凰哪

呀嘿喲呵

係呵係

……”

這就是惠州市著名歌唱家、國家一級演員黃紅英的代表作、永湖皆歌《皆歌一唱鬧洋洋》。黃紅英本人是永湖皆歌傳承人之一。

讓我們在永湖皆歌那簡樸的曲調、獨特的襯詞中探尋它的起源和發展歷程吧。

據黃紅英的女兒、也是永湖皆歌傳承人的鄧圣男的考證及其他歷史資料反映,永湖皆歌是清末至20世紀四五十年代時期,發源于惠州市惠陽區永湖鎮并廣泛流傳于惠州地區及周邊客家人居住地域的一種用客家方言演唱的民間歌曲。因其人人都能唱、人人都愛唱,有皆唱之意,故名“皆歌”。永湖皆歌最初傳唱時間是在一百多年前,當時永湖鎮個別村里一些會唱歌、彈奏的客家人自發組成樂隊,一開始是在節假日自娛自樂。后來村里一些有錢人家遇上婚宴、壽誕、添丁這些喜事了,也請這些樂隊去唱歌助興;或者請去為年紀超過60歲的老人逝世后做“喜喪”,祈禱逝者安息。經過百多年的不斷完善補充,永湖皆歌逐漸形成情歌類、生產類、嫁歌類、人情風俗類等數種歌詞,并廣泛流傳到惠陽周邊客家人地方。

永湖皆歌的演唱形式多種多樣:清唱、用樂器伴唱,獨唱、齊唱,對唱、眾人伴唱等等。但在所有演唱形式中,最具特色的是一唱眾和。就是在集會時,由一個大家公認皆歌唱得最好的人演唱,領唱的人根據集會的主題或者節假日的不同選擇不同的歌詞演唱,眾人再根據皆歌固定的襯詞部分和唱,如“金牡丹”、“金鳳凰”。由于皆歌曲調數百年來傳唱已久,早有固定模式,人們都知道何時參與,何時和合。永湖皆歌一唱眾和的演唱形式之所以廣受歡迎,還有一個重要原因是不受演唱場地、演出條件的限制。不管是在田頭地尾,還是在曬谷坪上,甚至在狹窄的客家人堂屋內、客廳里,只要興之所至,人們都可以張口就唱,那快板式的語言,歡快或悲傷的曲調,以及特定的襯詞,很容易調動大家參加進來。

永湖皆歌的命運也像彎曲婉轉的淡水河一樣隨著時代的變遷跌宕起伏。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大躍進時期,惠陽地區和全國各地一樣,習慣開展大規模的群眾性勞動活動。永湖皆歌一唱眾和的特征非常適合群體勞動場面和大型集會活動,所以在那個時期,永湖皆歌、淡水客家山歌和鎮隆春牛調都廣受歡迎。這幾個鎮還成立了專門的文藝宣傳隊,挑選優秀隊員,撰寫歌詞、譜曲,到各村去演出,永湖皆歌紅遍惠陽大地。但后來隨著“文化大革命”開始,特別是上世紀八十年代港臺流行音樂興起,永湖皆歌慢慢沉寂了……

認真聆聽、觀賞和研究永湖皆歌、淡水客家山歌和鎮隆春牛舞曲,可以清晰地看到,三者之間有很強的相似之處。那就是它們都植根于惠陽客家地方,由惠陽客家人傳唱,反映惠陽客家人傳統風俗習慣、勞動耕作場面、紅白喜事等等;同時又各有各的特色:淡水客家山歌口語化、大眾化特點突出,和廣東其他客家地區的山歌有較多相似之處;鎮隆春牛舞曲重點在舞、看點也在舞;永湖皆歌最大的特色體現在別具一格的襯詞上:第一句歌詞后,接著有一句襯詞:“金牡丹哪”;第二句歌詞后,同樣有一句襯詞:“牡丹花,一對鴛鴦賽紅花羅咧”。這兩句襯詞是固定不變的,跟隨它的曲調也是不變的。這些襯詞是廣東其他客家山歌所沒有的。就是這個獨具特色的襯詞,使永湖皆歌不單在惠陽客家山歌中獨樹一幟,還在廣東客家山歌中脫穎而出。或許正因為這個原因,惠陽文化部門才會用“惠陽皆歌”來統稱惠陽三個地方音樂,并申報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最終獲批。

近年來,隨著惠州市、惠陽區加大對傳統文化的挖掘和保護力度,包括永湖皆歌、淡水客家山歌和鎮隆春牛調的惠陽皆歌得到了搶救性的保護和發展。2012年,永湖鎮老體協舞蹈隊專門成立了有約十名隊員的皆歌小分隊,她們幾乎每天都在鎮文化站里,與群眾一起傳唱永湖皆歌。永湖皆歌又開始陸續出現在永湖、淡水和惠州等地的演出舞臺,成為群眾喜愛的節目之一。而早在2007年3月,黃紅英應中央電視臺邀請,參加《民歌世界》欄目拍攝《客家妹子》專輯,該專輯收錄了十多首經重新整理、編輯的永湖皆歌,節目播出后受到國內外觀眾的好評。從此以后,永湖皆歌一次又一次漂洋過海,受到世人的矚目。去年7月份和9月份,惠陽惠鳳客家藝術團和惠陽客家文化藝術團又一次受澳門和馬來西亞有關方面的邀請,相繼赴兩地進行文化交流活動,為兩地觀眾帶去《我系客家人》、《唱山歌》、《做乜計》等一批惠陽皆歌,惠陽皆歌再次唱響澳門和馬來西亞。

而隨著惠陽皆歌的再度興起,也引起中央電視臺、南方日報、惠州日報、東江時報等媒體的關注。鄧圣男、劉明霞等一批專家、作家也撰寫和創作了一批科研論文及文藝作品。

魯迅先生曾說過:“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惠陽皆歌,這支來源于古老的中原漢民族、植根于惠陽深厚客家文化底蘊的藝術奇葩,必將乘著我國文化藝術大發展的春風,飛過淡水河畔,飛越惠陽大地,飛向更廣闊的天空。

更多相關閱讀:

粵公網安備 44130302100030 號  粵ICP備05103164號-1  網站標識碼:4413030033
由惠陽區人民政府主辦  惠陽區政務服務數據管理局承辦
建議使用Internet Explorer 9.0及以上, 1024×768分辨率瀏覽本網站

捕鱼来了辅助一炮死 江苏11选5稳赚策略 北京赛车pk十开奖助手 吉林快三开奖号码走势图 幸运农场开奖结果查70 金钻彩彩票安卓 怎么炒股详细步骤 2014精准特码资料网 外盘代理赚钱吗 25号云南11选5开奖号码 500万篮彩比分